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广州市民普遍缺消防忧患意识 程青松批中国电影题材雷同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1日 14:20  【字号:      】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新加坡《联合早报》5日消息,美国国防部4日发表声明说,美国已正式申请成为北约联军“大西洋指挥部”的所在地。  声明说,该指挥部将设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北约最高决策机构北约理事会有望在今年夏天就指挥部所在地做出最终决定。  国防部还说,此举是北约改造指挥体系、应对当前安全环境挑战的举措之一。它将强化北约威慑和防御态势,增强该联盟在境外维护稳定局面的能力。  2月15日,美国防长马蒂斯在布鲁塞尔出席北约防长会议时表示,今年年底前,将有八个成员国把本国军费开支提到GDP的2%。到2024年,又将有15个国家达到这一标准。  另据美媒报道,新增经费中的一部分将被用来资助北约成立两个新指挥部,其中“联合支持和运营指挥部”可能设在德国,负责各种人员和物资的运输,而“大西洋指挥部”可能设在美国。

  相关新闻  腾讯没有梦想  马化腾回应《腾讯没有梦想》我的理想不是赚多少钱  谁说腾讯没有梦想?  suntaoyong  虎嗅注没想到本周末的一篇《腾讯没有梦想》撬动了话题,引出了《谁说腾讯没有梦想?》《腾讯需要有梦想吗?》……包括本文,相信还有更多关于腾讯梦想的文章在策马奔来的路上,这是一种好现象,就是针对一个话题,各抒己见、百家争鸣,事越辩越明,理越辩越清。  我们都被《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刷屏了,光“腾讯没有梦想”这个标题相信就足够有吸引力,我花了半小时读完,作者确实文笔酣畅、观点犀利,不过文中观点实在不敢苟同,大量观点以偏概全、缺乏事实依据。  以下是对文中观点提炼以及我的一些看法  引用一及反驳  文中首先以字节跳动(头条)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两个产品的成功来反推腾讯失去了产品创新能力,并且字节跳动已经成为中国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日活用户公司。  头条成为中国第二?  首先字节跳动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二大日活用户公司,估计很多互联网公司要跳起来了,根据易观数据统计,截止到2018年3月,头条的月活用户2.7亿,抖音1.2亿,而月活用户5.2亿的爱奇艺、4.5亿淘宝和3.2亿的百度会怎么看,由于没有日活数据不好比较,但月活数据已经说明问题。  头条真的成功吗?  相信此刻头条还没有从上次的监管阴影中完全走出来。  一直以来,头条基于算法的内容推荐遭受诟病,很多头条用户受不了头条内容的低端而卸载了,我相信读我这篇文章的人大部分不是头条的用户。  头条这两年确实取得了野蛮式的爆发增长,不仅用户增长,收入表现也非常不错,2017年广告收入接近150亿。  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成功,但如果我分享一些数据大家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加载率是头条的1/9,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用户在微信看到一条广告是在头条看到一条广告的1/9,由于腾讯对用户体验的极度克制,所以我们很少被腾讯的广告打扰,但是打开头条,你会发现满屏都是广告了,如果按腾讯把广告加载率增加到跟头条一样,收入可以快速提高81倍,因为微信的日活还是头条的九倍。  还有一个值得分享的事,腾讯不接受医疗、招商加盟类的广告,而金融也是半开放,而这些可是百度、头条里面的TOP行业,而腾讯就是舍得放弃,如果这些行业开放,腾讯的收入会增加多少呢?文中提到有着跟头条同样日活的腾讯新闻,收入不到抖音两个月的收入,我不禁好笑,如果腾讯把腾讯新闻卖给头条,以头条的变现能力收入能再增加150亿。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腾讯最了不起的地方,如果我们要把头条贴上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标签,我相信大家一定觉得很违和,一家企业的愿景和价值观决定了这家公司的基因和文化,以及外界对这家公司的直观印象,而这点正是文中作者对腾讯最大的错误认知,后面我会详细分析。  抖音真的会火很久吗?腾讯真的失去了产品创新能力吗?  从直播到短视频,近两年来,视频内容的创业风口逐渐浮现出一个有些异常的现象,就是当初爆红程度越高的平台反而现在存在感更低,比如映客、小咖秀、秒拍等等。这些平台要么是被同期竞品所超越,要么是在监管收紧下日渐羸弱,而抖音面临与后者类似的风险。  以直播为例,2016年下半年政府的一纸政令下去,大批直播平台之所以倒下是因为其内容除了媚俗、低俗已别无其他。抖音如今的情况何其相似?千篇一律的漂亮小哥哥小姐姐,给用户带来的是相同的视觉刺激,久而久之,审美疲劳倒是其次,关键是用户会逐渐发觉内容的空洞和无聊。更恰巧的是在这个时候,抖音碰上了监管最严的时间段,这或许是其最大的不幸。  文中作者拿天天快报和微视来类比头条和抖音确实太过牵强,术业有专攻,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创业公司能存活的原因,头条是做得非常不错,但做了这么久也没见得把腾讯新闻甩在身后,抖音最近是很火,但相比于腾讯视频,抖音要走的路还很长,关键抖音是否可持续性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我们不妨等等再下结论。  这些年,每次看到APP用户榜单,基本前三是腾讯承包了,在中国,还真没有哪一家公司说腾讯的产品创新能力不行,只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腾讯永远做不出头条、拼多多这样的产品,不是产品创新能力不行,而是价值观决定了就不能往这个方向走,腾讯的土壤里面肯定是无法容忍低端的内容、低端的商品和无究无尽的用户投诉。  引用二及反驳  文章认为,以Martin+James这对前高盛组合造就腾讯公司的市值涨了十倍,而隐藏在十倍市值增长背后的,是过分关注短期ROI的投行思维,同时指出腾讯开始用ROI思维衡量新产品的投入产出比一旦发现投入产出比达到上限,就要干掉,砍掉腾讯微博和微视,是腾讯犯下的两个大错。  腾讯市值涨了十倍真的是因为投资?  文中作者不知道有没有看过腾讯财报,最终把腾讯市值增长归结到腾讯的投资。  从市盈率来看,腾讯和阿里的市盈率基本接近,这几年腾讯市值的增长都是由于腾讯每年稳定的业绩增长带来的,除了在2017年阅文、搜狗上市有一个比较大的投资收益,在这之前腾讯几乎很少确认投资收益,腾讯对所投公司大部分是采用成本法核算,所谓成本法就是按当初初始的投资成本来算账面价值,腾讯所投企业市值已经接近一个腾讯,而大部分的投资收益都未确认,如果这些都算进来,腾讯的市盈率可以折一半来看。  砍掉腾讯微博和微视真的错了吗?  先不论腾讯微博会发展的怎么样,今天的新浪微博呢?虽然近几年业绩增长的还可以,但也就200多亿美金的体量,而且已经是到顶了,现在微博除了时不时来个热搜,几乎已经没有了存在感,而当时腾讯微博跟新浪微博比,劣势已经非常明显,如果坚持下来,胜算如何呢?即使打败了新浪微博,败给自家的微信也是必然,何况去打All in的微博谈何容易。  微视就更不用说了,当时的产品我也用过,绝对是个失败的产品,我们今天可以事后诸葛亮如果微视朝着抖音的方向,一定就成功了,但当时谁能想到呢?即使不砍掉微视也做不出今天的抖音,这个是必然,即使今天腾讯用微视去阻击抖音,也就是象征性,红利期已过。就像当初的直播,腾讯打算用NOW直播来打直播的时候,发现直播已经不火了,今天的抖音还能持续多久,至少我身边的朋友已经对抖音不中毒了。  用ROI思维来衡量产品的投入产出比有错吗?  微信和王者荣耀是通过内部竞争出来的,这正说明腾讯这套赛马机制激励了内部创新,才会有这两款现象级的产品,但是为什么说是竞争出来的就不光彩了呢?如果是一家创业公司,显然是要去KPI化的,因为老板能直接拍板决策,哪个能做,哪个不能做,而且也没有资源和精力去内部赛马,但是对于一家像腾讯这样的超级帝国,如果什么样的产品都是由某某高层说了算,那腾讯有可能真的失去了移动互联网的门票,正是因为这种不断竞争的体系,才激发了创新,虽然有一点点资源的浪费,但比起这个产品的成功,所有浪费都值了。  记得以前Peter(前腾讯VP,现猫眼CEO)专门分享过腾讯的这套赛马机制,其实一家公司并不需要太多成功的产品,你可以尝试做10个产品,但一个产品成功了就足够了,后面再借着这个成功的产品不断的作周边延展,头条也不是创业就做了头条的。  引用三及反驳  文章说,“腾讯内部的数据并不互通,腾讯内部各部门的冲突和分化导致腾讯在整体上无法形成统一而强有力的战略和执行”。  这个基本是每个大企业的通病吧,BU制的好处在于决策扁平、快速响应,但带来的劣势就是不同事业体系的组织墙和数据墙的问题,这个几乎是每一家集团化的公司都会遇到的问题。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腾讯不同BU的独立性也让腾讯的合作伙伴确实感受到了公平公正,比如说微信第三方和腾讯其它事业部享受到的接口都是一样的。  不过作者写的这一段应该会起引很多腾讯内部员工的共鸣吧,因为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是竞争下来的胜利者,毕竟成功的产品就那么几个,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今天你不被内部团队打败,下一个打败你的就是头条这样的外部团队。  引用四及反驳  文章认为,“腾讯的愿景是做最受尊重的互联网企业。非常大,也非常虚,因为没人说清楚过这个愿景该如何实现,如果公司的愿景特别虚且没有具体实现路径,那我倾向于认为腾讯是一家没有愿景(或者说没有强烈梦想)的公司。没有愿景支撑的决策很容易变成机会主义,他只有继续扩张的惯性而没有继续伟大的方向。”  这一段是我决定花3个小时来写这篇文章的最直接原因,说腾讯是一家没有愿景的公司那是作者确实对腾讯不了解。腾讯的愿景是做最受尊重的互联网企业这是一个非常具体且有着非常清晰的实现路径,且腾讯一直在践行这个愿景。  一家企业可以很赚钱,但并不一定能得到外界的尊重,一家企业懂得克制,时刻以用户价值为依归,一家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赚昧着良心的钱,这样的企业不受尊重什么样的企业值得尊重?腾讯自3Q大战后,彻底走向了开放的道路,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创业者愿意接受腾讯的投资(文中说不接受投资就遭封杀完全是捏造,你都在腾讯的平台上这样写腾讯,也没被封杀啊?),文中提到腾讯核心的战略是流量+资本,那个应该是2012时候定下的战略,而现在腾讯最大的战略其实是开放共赢,连接一切,腾讯这几年开放的态度和格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坦白说,我是腾讯开放生态下一员,我们深感腾讯对于合伙伙伴以命相依的态度和决心。中国不缺赚钱的企业,缺少受人尊重的企业,缺少伟大的企业,这个愿景值得中国每一个创业者和企业家去实现。  作者介绍孙涛勇,微盟创始人兼CEO

  获悉这一消息的陈伯并未生疑,遂于当日前往银行办理了借记卡。随后几天,陈伯分多次共计向该卡转入98万余元。11月12日,陈伯前往银行查询发现账户余额仅剩71.1元,意识到被电话诈骗的他连忙报警处理。经查,陈伯的存款每次在存入当天即被人通过手机银行或者电话银行转走。

  北京时间6日早间消息,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伟股东大会当地时间5月5日在奥马哈举行,来自全球数以万计的投资者前来朝圣。该公司董事长巴菲特坦承自己犯了错误,没有投资于两家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谷歌(1048.21, 24.49, 2.39%)母公司Alphabet和亚马逊(1580.95, 8.88, 0.56%)。  巴菲特表示“我在谷歌和亚马逊上做了错误决定。我们曾经考虑投资。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没有做出决定。我真的认为,按目前的价格,前景远好于价格所示。”  巴菲特还表示,是微软(95.16, 1.09, 1.16%)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告诉他,停止使用Altavista作为搜索引擎,转而使用谷歌。他原本应该更加清楚,因为伯克希尔的子公司Geico在谷歌首次公开募股(IPO)时向该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  巴菲特还承认,自己低估了亚马逊同时以如此快的速度扰乱零售和云计算的能力。  他补充称“当我第一次见到杰夫(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时,我对他的能力就有极高的评价,但我仍然低估了他。我看着亚马逊起家。我认为杰夫-贝佐斯所做的一切几乎是个奇迹……问题是,当我认为某件事是奇迹时,我往往不会押注于此。很明显,如果我对某些行业有一些见解,情况会好得多。”责任编辑于健 SF069

  2001年8月27日,贵州茅台(709.130, 0.30, 0.04%)挂牌上交所,并在之后成为中国A股市场为数不多的‘百元股’之一。这一年,茅台酒厂实现了产量6000吨。

  作为一种贸易形态,经常账户逆差表现出的是进口大于出口,反映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度的降低,也代表我国经济外贸依存度的弱化,如果再结合一季度6.8%的经济增长指标,则更凸显了中国经济内生性与独立性成长动能大大增强的镜像。具体而言,一季度我国进口增速比出口高出4.3个百分点,同时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8.8%,且已连续4年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对他国而言,进口就是外需,而对中国而言,则是内需对外需的替代与置换,这表明消费已上升为中国经济成长的重要 “压舱石”。




(责任编辑:拱盼山)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