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他还有些生锈 安古洛造点+扩大比分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1日 08:23  【字号:      】

  瓦良格号航母由乌克兰到中国的传奇经历相信大家都熟知。许多国家曾多次阻挠过该舰向中国的航程。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美国人没有明面上进行干预,但背底下却想除掉这艘航母。其采取的招数其实很多的。  没有完工的这艘巨舰——排水量达到5万吨,而且这还是很多设备没有装上去时候的重量——一开始是趟在船台上,当然,乌方无力继续建造计划,让其一直占着宝贵的大型船台很是鸡肋,最终半废弃地将其拖出船坞,就近停泊。没有保养、没有施工,这艘巨舰正在慢慢生锈。其身上的很多物资都成为了不少人的目标,许多人都想上去捞一把,以至于船用线路和部分舱体遭到了破坏。  但在乌克兰的船厂的工人们——特别是参加过这艘巨舰建造的老职工们心中,这艘船是一种梦想。无论它将来航向何处,但只要它还存在,还活着,这个梦就没有破灭。没有额外的工资、额外的奖赏、也没有命令,400多名船厂职工自发组织了起来,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这艘大船,尽可能维护它,让它衰败得慢一点,不让外人继续对这庞大的钢铁巨兽动手脚。  而根据俄罗斯《侧面》杂志的文章披露称,美国在90年代末获知中国公司向乌购买巨舰已经进入实质实施流程后,曾制订了破坏计划。其一方面向乌方施压,但乌方称这纯粹是个买卖,别人能付钱,为何不卖?要不美国再给笔更多的?而美国人的另一招就是买通乌方人员,到船上进行破坏。如果能弄沉最好,起码也要把舰体内部破坏到足够的程度,尤其是诸如轮机舱等要害部位,总之不能让中方通过这艘船拿到航母的技术。  计划是这样的美方用12万美元(这对于90年代末的乌克兰普通人而言可不是个小数字)买通了船厂内的5名职工,让其携带美方提供的特制炸药到瓦舰内部安放,希望通过让爆炸后的破洞摧毁军舰内部的一些核心部位,让其变成一个只有空壳——甚至连壳都坏掉的彻底的废船。如有可能,甚至可以通过进一步行动,制造大量进水,让巨舰沉没。  这5人以工厂进行大检修为名,试图登上瓦舰,“对重要部位的状态进行检查”。但其破坏行为却被老职工的护舰分队捉住,从而粉碎了这样一种图谋。我们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些人的维护——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瓦舰会变成什么样。1999年,战舰在牵引下航向中国,而原任的老厂长则在海边,默默地看着它离去。有人回忆,老厂长流泪了……  或许不应该忘记这些和瓦舰一直在一起的乌克兰人。80-90年代,他们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目睹了自己的一个又一个梦的破碎。瓦舰在他们心中,或许已经不仅仅是几万吨钢铁那么简单,而是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航向中国,这艘巨舰将获得一个重生的机会——而最终的结果证明,这艘差点被废弃、甚至差点被破坏掉的船,真的重生了,甚至比那艘远在俄罗斯的姊妹舰还要更好。  这足以让老厂长、让那些护舰分队成员们感到欣慰。而他们的行动,也为我们保留下了这样一艘航母的模板。如今焕然一新的巨舰,是对当年为之奋斗的人——既包括中国人,也包括外国人——最好的奖赏。(作者署名军事家)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而产业的收费模式也将从过往的低频率、高单价的汽车消费,转变为高频率、低单价的出行服务消费,汽车产业不再是单纯的以产品为销售主导的传统制造业,而将成为以乘坐为体验的,核心服务导向的导向型企业”,他预测称。

  [美国大学保存核材料做研究有一份找不到了]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与美国能源部合作一个核工程项目,曾保存14份小剂量武器级钚材料。不过,去年10月,学校向政府报告,这些核材料中,只有13份有处理记录,还有一份不知去向。校方到处寻找,也没能找到它的下落。这些钚材料每份重约1克。美国核管理委员会说,丢失的钚不足以制造核武器,却可以制造“脏弹”,造成放射性污染。本月4日,该校被处以8500美元罚款。(记者刘曦)责任编辑张岩

  俄在叙坠毁苏30飞行员家属将获10万美元抚恤金  [环球军事5月6日报道]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4日报道,俄罗斯保险公司Sogaz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该公司将一次性支付给在叙利亚坠毁的苏-30SM遇难者家庭640万卢布(10万美元)的赔偿。  俄罗斯国防部3日说,俄罗斯驻叙利亚一架苏-30SM战机当天在叙地中海沿岸坠毁,2名飞行员遇难。  据俄国防部通报,事故发生于莫斯科时间9时45分(北京时间14时45分),一架苏-30SM战机从位于叙利亚拉塔基亚省的赫迈米姆空军基地起飞后不久坠海,机上2名飞行员为挽救战机努力到最后一刻,最终遇难。  俄国防部通报说,据初步分析,事发时战机没有受到任何火力袭击,战机撞鸟可能是此次坠机的原因。  俄罗斯目前在叙利亚主要有两大军事基地,分别是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和赫迈米姆空军基地,这两个基地对俄罗斯在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责任编辑张岩

  北京时间5月6日消息 2018年巴菲特股东大会当地时间5月5日在奥马哈举行,来自全球数以万计的投资者前来朝圣。新浪财经连续第10年对这一投资者的圣会进行报道,投资者可通过新浪(94.13, 0.25, 0.27%)巴菲特股东大会专题亲耳听到巴菲特的声音,了解他对各种问题的解答。  一位来自无锡中国的投资人表示我今天已经是第12年获得你们的知识,所以我希望我以后的12年还能继续对您的公司致以尊敬,得到更多的一些建树。非常尖锐的一个问题,现在在讨论贸易战,你有没有觉得有任何所谓双赢的结果,或者你觉得这个战争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我们必须要回到1994年原有的章法来进行?  这位号称“奥马哈圣人”的著名投资者表示“我们在贸易方面表现良好,中国的表现也相当好。唯一的问题是有时候一方稍微占了点优势。中美贸易可以是双赢局面。”  巴菲特指出,今年8月的时候,我那时就88岁了,又是数字8。我们知道8是中国人讲的最幸运的数字,所以88岁、8月,我想8月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要并购某一个公司是最好的时机,对不对?是黄道吉日呀。美国以及中国是全世界最大威力的国家以及经济体系,而且这个现象会持续长久。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及利益,而且这两个是庞大的经济体系,大家也都非常注意这两个国家。所以,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势,在全世界的贸易中,中国也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世界公民的角色也同样包含在内。  毫无疑问,这两个国家,还有我们国家的两党共和党、民主党,我发觉都有一些不平衡的现象,当然特别是在贸易上,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状况。两国之间当然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因为这两个国家实在太大了,而且太明显其中的利益也非常庞大,在推进的时候肯定会有这种情况。两个最聪明、最具智慧的国家,绝对不会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当然有时这些小事也会发生。但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现象。  1970年美国的出口及美国的进口,大概都占5%GDP的比例,进口、出口都是这样。现在呢?人们觉得我们好象出口数量很大,但现在的出口跟我们的GDP占的比例已非常微不足道,进口是14%。大约是这个数字。当然我不希望进口、出口的缺口差距有这么大,但仔细想这并不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事情。如果大家能从另外一个国家给了你很多货品,给了你这些数字,这中间的平衡,也许会有更多物资或是赤字在贸易上,但投资上也许会有这些收入,都有可能的。从某种层面来讲,也许你可以买国库券,在一段时间,我们刚讲的赤字和差距都不希望太大。今天因为这件事情在全世界吸引的注意力非常非常大,但美国在贸易上做得很好,中国也是如此。而且全世界很多国家在贸易上做的都非常理想,而且让人满意,这就是所谓双赢或是共赢的结果。有一方想说我想多赢一点,另外一方也想多赢一点,就会吸引注意力。但我们不会牺牲全世界的利益及全世界的繁荣,我们不会做牺牲的,因为这中间有所差异。  芒格指出,两个国家都是非常进步的国家,当然中国的进步在经济上是无法比喻的,非常不可忽视的。中国储蓄的数字也是非常惊人的。这个国家也是我们非常尊敬的,有坚强实力的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储蓄率绝对会因为这样能发展推展得更快,不像美国,这就是今天中国发生的事情。我们两个国家相处得其实不错,我们两个国家也都是非常具有智慧的,最后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一件事是大家彼此之间发生阋墙的事。  芒格说,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发展的速度更快,从一个更高的角度,美国有理由担心,但是不应该牺牲世界繁荣。责任编辑郭明煜

  5月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对叙“频频出手”或暗藏玄机  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势力逐渐减退后,陷入战火七年多的叙利亚却并未重回和平。继土耳其与亲土武装大举进攻叙北部库尔德武装后,以色列军队在叙利亚战场也“频频出手”。据以色列媒体报道,进入2018年以来,以空军已经对叙利亚境内的目标发动三次袭击行动,给在叙利亚境内活动的伊朗革命卫队和真主党武装造成人员和装备损失,以军自身也“破纪录”地损失了1架战机。面对以军愈发频繁和激烈的行动,叙利亚和伊朗均表示强烈反对,伊朗更是威胁对以色列进行打击。那么,近期以军对叙利亚发动的军事行动有何特点?在目前叙利亚战场态势已经陷入相持的情况下,以军一味地发动袭击的目的又何在呢?  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以军近期对叙袭击行动的具体情况。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称,发生在4月29日的袭击行动指向位于叙利亚哈马和阿勒颇地区的多处军事设施,这些军事设施部署有伊朗革命卫队的人员和装备。报道称,以军的行动至少造成伊朗革命卫队一处存在导弹的仓库损毁,仓库中存放的约200枚导弹也被悉数摧毁,同时造成数十名伊朗军事人员伤亡。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称,据未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的分析,这次袭击由以空军的F-15I战机执行,其袭击目标是位于哈马南部的叙政府军第47旅驻地、哈马西北部的一处军事仓库和位于阿勒颇机场以北的一处军事设施。美媒称,以军发动袭击的时间点,恰好在近期伊朗向位于叙利亚的军事基地大规模输送导弹的行动结束后。结合袭击造成大量导弹损毁的报道,美国官员认为,以军的行动是为了削弱伊朗使用这些导弹攻击以色列的能力。  如果将此次袭击与以军在4月9日向叙政府军T4空军基地发动的袭击,以及2月10日向叙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发动的袭击(正是在此次袭击中,以军一架战机被击落)相对比,不难发现近期以军对叙军事行动的一些新特点。  前述三次袭击都是以空袭和导弹袭击模式发起的,相比于此前以军以火炮或单架战机对叙境内目标的“零敲碎打”袭击,近期的袭击在规模和打击范围上均扩大不少。  从袭击的目标来看,此前以军的袭击对象往往是在叙黎边界或靠近以色列的地区活动的真主党武装,袭击造成的损失较小,属于警示性打击行动。而近三次的袭击对象则转变为在叙利亚境内活动的伊朗军队和技术装备,且发动袭击的时间点都选取在伊朗的技术装备(新型无人机和导弹)运抵叙利亚不久。  在打击效果方面,虽然这几次袭击未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但都使得伊朗军队损失了相当数量的高技术装备,且其杀伤的人员都是伊朗的技术人员。因此,这些行动明显具有削弱和威慑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活动能力乃至战争潜力的动力。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外媒早已对袭击事件做了报道,但以色列官方对这三次袭击均不予承认。  那么,以色列军队在此前的叙利亚内战中长期保持“沉默”,却突然在近期异常活跃的原因是什么呢?  从近几年伊朗在叙利亚的积极布局来看,以色列近期“摩拳擦掌”的根本原因,是基于对伊朗和真主党武装借叙利亚内战之际“坐大”的恐惧和防范。在叙利亚内战中,伊朗及其扶持的真主党始终站在叙利亚政府一边,在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和反对派武装的战斗中出钱出力。虽然在对叙利亚的干涉中付出一些人员和资金代价,但以此获取了在叙利亚境内“站稳脚跟”,建立了大量的军事基地和据点,并使叙利亚成为真主党武装的庇护所,将军事能力乃至地缘政治影响力延伸至以色列和地中海东岸。在此前的内战中,极端组织、反对派与叙政府军和伊朗、真主党长期“捉对厮杀”,无暇顾及威胁以色列,以色列也乐见其对手的损耗。然而,在叙内战“尘埃落定”后,伊朗和真主党武装依然持续增强在叙军事力量。此举势必会引发以色列极大的忌惮。因此,以军近期的行动,是以色列对真主党武装和伊朗革命卫队的敌视和防范的具体表现。  同时,以色列发动袭击的时间和目标,则体现了以军对叙利亚未来战事走向的判断,以及以政府和以军的应对之策。据中东媒体Al Monitor网站文章分析称,以色列军方和情报机构认为,2018年夏天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大,而5月将成为目前“最不稳定的时期”之一。以色列军方认为,围绕以色列国土全境的黎巴嫩、叙利亚、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都正在滋生威胁以色列安全的力量,而这些力量也大多获得伊朗的支持。而近期伊朗积极增强在叙利亚的军力和部署,以及加沙地带持续的对峙,均可能意味着对以色列的大规模战争已迫在眉睫。在这种情况下,以军认为,抢先发动小规模突然袭击,以干扰和削弱对手的军事潜力,或可增加以军掌握未来战争的“游戏规则”的能力。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称,在坚持对叙境内的伊朗军事力量发动预先打击的问题上,以色列总理、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和几乎所有政府要员都取得了一致。此外,之所以在面对伊朗反复发出威胁的情况下以军仍坚持行动,是因为以色列政府判断伊朗在美国对伊核协议作出最终表态前会暂时“按兵不动”,叙政府军和真主党武装也希望能保存实力。因此,以军的行动旨在抓住打击对手的“窗口期”以“先下手为强”,为今后可能的大规模战争争取尽量好的条件。  此外,以色列的“有恃无恐”也与以色列对美国的行动的判断有关。近期美国政府表态将驻以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的行动,以及在伊朗协议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均使以色列感到,美国将在可能的以色列-伊朗战争中支持自己,这一点无疑增加了以军持续对伊朗目标发动军事打击的底气。同时,以色列判断,未来美国也将长期保持在叙利亚南部-约旦边界与叙利亚库尔德聚集区的军事存在,这也将为以军袭击伊朗目标的行动提供“保护伞”。有美国的政治支持和军事保障作为底牌,自然又平添了以军发动军事袭击的底气。  虽然叙利亚内战的走向和伊核协议的前景都存在很多变数,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伊朗和以色列围绕该地区的军事冲突可能会进一步升级。以军对全面战争的预警和准备,以及为此发动的袭击固然可能使以军占一时之利,但面对伊朗在叙利亚业已巩固的军事存在,以及真主党不断增强的军力和复杂多变的战术,以色列能否长期保持如今的军事优势,恐怕我们还要对此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责任编辑桂强




(责任编辑:赵劲杉)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