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逾六成次新股中报预喜 机构调研13家潜力公司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7日 10:24  【字号:      】

  政府部门偷倒垃圾是“不良示范”  现代政府应该是法治政府,哪能带头“违规操作”?  据中国之声报道,近日,江苏连云港市民反映,赣榆区一市民公园被人堆放了数万吨垃圾长达半年,至今没有清运完毕,其异味让周围居民寝食难安,而夜晚偷倒垃圾的车辆居然出自当地多个政府部门。针对此问题,赣榆区将成立工作组,实施限期整改,确保在一周内整治到位。  市民公园变成“垃圾公园”,这就挺离谱的,没有想到还有更离谱的事儿——偷倒垃圾的竟是当地多个部门。这不仅会造成环境污染,还会“污染”相关部门形象。而该区有关方面起初表态“尽快清理垃圾”后,将堆在路面的垃圾推入景观湖,更是弄巧成拙。  据了解,当地垃圾无处安放的原因是,已有的两个垃圾填埋场完全具备验收条件,但属地政府担心启用垃圾填埋场后会带来邻避效应,迟迟不履行验收程序,导致至今无法启用。  这无疑暴露出了多个问题比如,担心民众反对垃圾填埋场,说明之前有效沟通仍不够;再如,有关部门只担心邻避效应,却不担心垃圾乱倒带来的民情反弹,也说明考虑不够周全。  而当地多个部门偷倒垃圾,也是种“不良示范”,比某些无良企业偷倒更恶劣。现代政府应该是法治政府,政府应是守法榜样,而不该带头“违规操作”。  虽然当地有关部门偷倒垃圾有无奈的一面,但它们很难将自身从过错里摘出来根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等规定,偷倒垃圾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的。  如今,当地已表示将限期整改。这不可或缺,但垃圾清理易,修复自身形象折损难。在很多人眼中,在遵守环保法律法规方面,政府非但要先行,还应从严执法,依法处理违法者。可如今,有关部门自己却成了“偷倒者”,无异于把自身变成了负面教材,这太不应该。  当地政府部门偷倒垃圾,辜负了善治期许。带头守法或保护环境,也不该成为空话。  张海英(教师)责任编辑桂强

  湖南邵阳男子朝好友头顶试枪一枪致命,犯故意杀人罪判15年  “你猜这把枪打不打得响?”  接着一声枪响,一名男子头顶中弹,倒在血泊中。  湖南邵阳男子朱海龙朝好友胡某头顶试枪,结果一枪致命。手中的仿64式手枪原来不但装有子弹,并已上膛。  朱海龙是过失致人死亡还是故意杀人?这起发生在2016年11月7日的离奇杀人案近日经湖南高院二审判决,认定朱海龙犯故意杀人罪,鉴于朱海龙系间接故意犯罪、自首并积极赔偿,综合其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悔罪态度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可对其较大幅度从轻判处,由原一审无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15年。  朝头顶试枪,好友命丧枪下  湖南高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生于1982年的朱海龙系湖南邵阳市人,原系湖南宝骏国际物流城员工。2011年2月16日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13年2月5日刑满释放。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因涉嫌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逮捕。  湖南高院审理查明,2016年11月6日,朱海龙和邵阳市湖南宝骏国际物流城的同事胡某(男,殁年26岁)一起吸食毒品,7日20时许,朱海龙与胡某一起在公司吃晚饭,朱海龙喝了酒。胡某饭后到同事曾某某的宿舍和曾某某坐在茶几边喝茶。  其间,朱海龙持一支装有子弹并已上膛的仿64式手枪来到曾某某的宿舍,持枪近距离指着正在低头玩手机的胡某的头部,问胡某该枪能否正常击发,随后朝胡某左后头顶部开了一枪,致胡某重度颅脑损伤而当场死亡。  之后,朱海龙将手枪放到胡某手上,制造胡某本人造成枪击身亡的假象,携妻儿逃离现场。  有证人提到,曾听朱海龙说涉案枪支是死者胡某从云南带回来的。而邵阳中院一审时曾认定,2016年11月6日,胡某借朱海龙外套外出,归还衣服时将一支仿六四手枪遗忘在朱海龙的外套口袋中。7日晚8时许,朱海龙酒后发现外套中的手枪,欲将手枪归还胡某。随后,便发生了这起命案。  据证人曾某某的证言,朱海龙和胡某平常关系好,没有矛盾。案发前,胡某来他的宿舍,他坐在茶桌旁准备烧水泡茶喝,胡某坐在他对面玩手机。他低头放水烧茶的时候,突然听到朱海龙进来说“你猜这把枪打不打得响”,接着一声枪响,他抬头看时,胡某已经面部朝下趴在地上,头部在流血。  后据法医鉴定,死者胡某系被他人枪击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相关物证鉴定及情况说明显示从案发现场提取的疑似枪支以火药为动力,装填64式7.62mm手枪弹,可正常击发,为枪支,该仿64式手枪在击发前需要上膛。  案发次日,朱海龙之妻带领公安人员在邵阳新宁县一渡水镇将自愿投案的朱海龙控制。一审审理期间,朱海龙的亲属代为赔偿胡某的亲属人民币22万元,胡某的亲属对朱海龙予以谅解。  2017年11月3日,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被告人朱海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朱海龙不服,提起上诉。朱海龙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害人胡某在朱海龙询问手枪能否击发时要朱海龙开枪试下,致使朱海龙误认为手枪没装子弹、不能击发。朱海龙没有杀人故意,其行为仅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请求对其从轻判处。  过失致死还是故意杀人?法院故意杀人,有从轻情节  湖南高院二审认为,朱海龙持枪故意朝被害人胡某的头部射击,放任胡某死亡后果的发生,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朱海龙犯罪后逃跑,在被追捕过程中自动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二审中,朱海龙及其辩护人提出,胡某在朱海龙询问手枪能否击发时要朱海龙开枪试下,致使朱海龙误认为手枪没装子弹、不能击发,朱海龙没有杀人故意,其行为仅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请求对其从轻判处。朱海龙供称涉案手枪系胡某遗忘在朱海龙的外套里,开枪之前不知道枪已装弹上膛。  对此,法院查明,经现场勘查,该枪在击发之前已装有子弹并已上膛,根据朱海龙的供述,应系胡某将手枪装弹上膛,胡某在明知击发该枪会造成严重的伤亡后果的情形下让朱海龙朝胡某试射,不符合逻辑经验和常理。身处案发现场的曾某某证明,朱海龙进房后问“你猜这把枪打不打得响”,接着一声枪响,胡某在枪响之前没有作任何反应。故,朱海龙所提胡某要朱海龙开枪试下,没有其他证据证明,且有悖常理,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朱海龙供称案发前没有接触过作案用手枪,也不了解该枪的性能。湖南高院认为,朱海龙系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应当明知击发枪支可能会发生严重的伤亡后果。朱海龙在无法确认涉案手枪能否正常击发的情况下朝胡某头部射击,放任胡某死亡结果的发生;胡某中枪倒地后,朱海龙没有采取任何防止胡某死亡结果发生的急救措施,反而制造胡某本人开枪的假象。  湖南高院认为,综合朱海龙的心智状况和行为表现,不能认定朱海龙过失致胡某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朱海龙的刑事责任。朱海龙故意杀人,造成胡某死亡的严重后果,且系累犯,应当依法惩处。鉴于朱海龙系间接故意犯罪,犯罪后自首并积极赔偿,取得了胡某亲属的谅解,综合朱海龙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悔罪态度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可对其较大幅度地从轻判处。  2018年2月7日,湖南高院二审作出改判上诉人朱海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责任编辑张岩

  最主要的是金融科技的发展、网络科技、科技金融的发展,怎样能够使我们经济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主体——中小微企业,让他们能够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现在包括科技金融的发展,网贷银行、P2P的发展,现在对小微企业的服务仍然是有限的,因为小微企业确实有一些特点,他的经营有一些特点,现在能够做的比较好的都是小微银行、小贷公司等等,怎么能够把金融科技的风险识别、大数据这些优势和传统银行的优势相结合,能够为小微企业、实体经济提供更加准确的他们所需要的金融服务,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些方面,特别是搞金融科技的,搞网络金融的朋友,能够注意这些问题。

  5月15日上午9点,中国石化(7.160, 0.02, 0.28%)股东大会在北京港澳中心瑞士酒店举办,《证券日报》记者在股东大会上了解到,自2001年上市以来,公司累计分红3076亿元(含税)。2017年,公司现金分红和派息率均创下上市以来新高。

  监管要起效果,惩治腐败不能缺席。从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到银监会原主席助理杨家才的腐败案件可以看出,如果监管者出了腐败问题,那么再好的监管政策也难以真正落地。因此“坚决惩治腐败”也是防控金融风险工作中不可或缺的“第三把斧”。4月17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被查,这也意味着金融反腐不会停下脚步,还可能向更深处行进。

如何防控金融风险?尚福林、肖钢等13位全国政协委员这么说




(责任编辑:委依凌)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